心灵无恐惧的地方(吉檀迦利第35章)

通过泰戈尔
开始免费试用

总结

下载 PDF 页面引用 引用 分享链接 分享

最后更新于2022年7月11日,由eNotes社论。字数:1140

简介

PDF文件插图

下载心灵无恐惧的地方(吉檀迦利第35章)学习指南

现在就订阅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的诗《心灵无恐惧的地方》首次出版于1910年的合集Gītānjali,忠实地反映了这位孟加拉诗人动荡的民族背景。这首诗写于英国统治时期的印度,它渴望自由和团结,并发现每个公民都有解放的责任。这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呼吁,试图通过一段通往后殖民时代自由和意识形态和谐的精神和政治旅程,治愈根深蒂固的民族创伤。

总结

这首诗是由一个句子组成,跨越八行,并用分号连接。在第一行中,说话者开始充实他们对自由的概念,开始构建一个假想的形象。在他们看来,独立不仅仅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松散地适用于一个国家作为一个整体;事实上,它存在于一个更小的层面,存在于所有公民的思想和身体中。占领这样一个国家将意味着生活在“没有恐惧”的暴力或冲突中。它将允许公民“昂首挺胸”,因为他们的生活是有尊严和公正的。在这一愿景中,美国将与自己和世界和平相处,公民将不再承担殖民压迫或意识形态分裂的负担。

第二行继续描述说话者想象的世界。这个国家和它的居民不仅摆脱了恐惧,获得了新的尊严,而且他们还生活在一个“知识是免费的”地方。一个真正自由国家的标志是其公民有能力通过教育改善自己和环境。知识就是力量;当任意的殖民限制或歧视性的边界限制了获得这一基本工具的机会时,国家进步和个人自我实现的可能性就会完全停滞。

第1行和第2行关注抽象的、个体导向的理想;然而,在第三行中,说话者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更广泛的层面上。他们哀叹世界“支离破碎”的现状,认为这种脱节的存在是“狭窄的家庭墙”的错。这种批评反映了泰戈尔写作时代的快速全球化,但它也指向了长期影响印度的旧殖民秩序。这个国家被迫背负着英帝国主义的枷锁,这一强大的力量加剧了已经存在的分裂,限制了国家统一的潜力。

“狭窄的家庭墙”也指印度的内部关系,利用了严格的种姓界限、宗教差异和种族语言冲突等社会负担。不考虑对全球等级制度或印度身份内部裂痕的解释,这条线表明了说话者所想象的世界(和国家)的另一个必要特征。自由源于跨越多种分裂形式的统一和联系,与传统边界和传统结构不相容。前三行在现实和欲望之间建立了一种黑白对比。说话者将这些假设想象在他们当前居住的世界中;他们构建了一个“没有恐惧”、没有“狭窄的家庭墙”的世界,正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些结构目前如何影响他们、他们的邻居、他们的国家和他们的世界。

第4行从这种批评过渡到识别可能预示这种变化的工具和方法。说话者渴望诚实的真实性,并寻找一个从“真理的深处”说话的世界。“真理”作为一种实现变革和进步的手段,体现了人与权力结构互动中对开放沟通的需要。如果在个人、国家和国际层面上的互动是真实和诚实的,也许就会产生更有成效、更积极的对话。

说话者在第5行继续他们的指示:“不知疲倦的奋斗将它的双臂伸向完美。”这条线表明了这项工作的更广泛的目标,同时也强调了它的困难。每个人“不知疲倦的奋斗”是实现这个乌托邦世界的唯一手段。这是一个令人筋疲力尽、永无止境的过程,需要心甘情愿、不屈的工作;要超越讲者所描述的应受谴责、压抑的现实,每个人都必须寻求一个公平、平等、“完美”的印度——一个“完美”的世界。

第六行既是一种建议,也是一种警告,它认识到在“死亡习惯的沉闷沙漠之沙”中失去“清晰的理性之流”的危险。说话者再次谴责这种“已死的习惯”,它已演变成他们所处环境的“沉闷沙漠”。他们将这一悲惨的现实与进步的“清流”并列,后者是一种由理性思考和“真理”和“不懈努力”所支撑的快速流动的、未受污染的自然奇迹。如果这条“溪流”陷入“沙漠”,陷入当下的不平等和分裂,理想的未来就永远无法实现。要实现国家团结和印度团结,就需要这条“小溪”干净地穿过过去的干枯碎片。

第七行承认了这首诗和它充满希望的渴望所指向的特定受众。第七行对着一个尚未命名的“你”,满怀敬意地称呼这个人物,并请求他的指导和领导。这个人物能够引导人类的思想进入“不断扩展的思想和行动”,是精神上的编码,暗示着一个强大的神,有能力“前进”思想和国家。前面的六句话追溯起来有了宗教的内涵,这个“完美”世界的形象变得不仅仅是一个想象中的“如果”。相反,每句台词的假设框架变成了一种请求,呼唤神的帮助来实现这一愿景。同样,第7行框架的变化与思考和行动有着与生俱来的联系:只有在追求进步的思想和身体的共同劳动中,才能调和分裂。

这首诗的最后一行出现了一个新的转折,演讲者绝望地祈祷:“进入自由的天堂,我的父亲,让我的国家觉醒。”他们的请求指向“我的父亲”,并将诗中自由的意象与“天堂”联系起来。第八行作为一个直接的形象唤起了神性,但也谈到了个人的神性。当演讲者要求他们的“国家觉醒”“进入自由的天堂”时,这不是一个空洞的愿望,也不是一个被动的要求。前七行写得很清楚,这个“天堂”是不容易达到的;这个国家和它的公民不能简单地觉醒到完美的状态。不,这需要每个公民觉醒并为自由带来的神性和“完美”而奋斗。演讲者试图打破分裂的束缚——无论以何种解释或形式出现——以解放他们的国家。这一未来的愿景取决于他们的同胞的觉醒,如第7行所示,“不断扩大的思想和行动”。摆脱个人、国家和国际分裂的羁绊是实现这一联合天堂的唯一途径,这一壮举也许只有上帝才能完成。

下一个

主题